在当时乡下实属罕见

  到天气开始炎热夏季到来时,楸树更加茂盛,硕大的树冠,像一把绿幽幽的巨伞,遮挡着风吹日晒。树荫下,母亲盘坐在青石板凳上,一针一线衲着鞋底。我跟小伙伴们聚在石板桌上下棋。或围着楸树追逐嬉闹,累了就靠在楸树粗壮的树干上,仰起头,盯着树梢密密枝叶里的喜鹊窝,猜想过几天会飞出几只小喜鹊。最盼望的是夕阳落山的时候。母亲早已回家烧饭,村子上头已有炊烟袅袅升起。我站在楸树底下,翘首以盼。暮色里,远处传来归圈羊儿“咩咩”的欢叫,还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。远远的一个带着苇笠扛着锄头瘦瘦高高的熟悉的身影越走越近——是父亲出坡回来了!

  每当黄昏回家望见村西那棵楸树高高的树梢时,我就按着自行车的铃铛叮叮零零,我知道树下等我回家的父亲听到一定会迎着我走来。我跟父亲说笑着并肩走在一块,谈论着当天生意如何还有遇到的各种不同的顾客的趣事。我发现早已白发的父亲,挺拔的背有些佝偻了,个子比我矮了。都说养儿为防老,辛苦了一生的父亲,却在我刚刚长大成人还没尽到一点点孝心时,就离我而去。对我而言这实是一生憾事。眼下又是楸树开花的时候。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村西那棵屹立的楸树,我依稀看到繁花满枝的楸树下父亲瘦瘦高高的身影立在那里。村子依然生生不息的成长着。其实那棵楸树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因为修路伐掉了,它却依然枝繁叶茂扎根在我的记忆里,连同我那高高瘦瘦的父亲的身影,一直磨灭不去。

  想了解山东楸树小苗,想知道山东楸树报价,就去山东速生楸树--太康县旺林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。家在临朐县城向东不到十公里的一个小村落,那时依山水绕,住着百十多户人家。村里无一杂姓都姓高,在当时乡下实属罕见。记得村里植有好多树木,房前屋后沟沟坎坎槐树梧桐榆树白杨杏树参差不齐,错错落落的掺杂在一起,茂密的生长着。印象里最深的还是村西沟沿路边屹立的那棵楸树。那棵楸树何时种的谁种的我不知道,只记得有四五个房檐高,树干粗的得要两三个孩子伸长手臂才能搂抱过来,直直的立着,还没进村,远远的就能望到它挺拔的身影。每年清明过后,白的杏花粉的桃花都已落尽时,楸树才刚刚开花。那满树的紫白色花朵,密密匝匝聚成花束,仿佛一串串风铃缀满枝头,在绿叶的衬托下,赏心悦目。风一吹,郁郁的花香弥漫整个小村。

上一篇:紫薇花种在哪里旺风水(三处最好)种紫薇花的风水禁忌(两位置千
下一篇:不但普通木材紧张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